历时45天跨越12省(区)百色汉子单骑万里走西部

2011/11/22 右江日报 有1人参与评论

  过贵阳,走遵义,入川渝,而后达革命圣地延安,一路沿着红军的足迹,实地参观游览了心目中的红色旧址、纪念馆及山川美景;之后又独自北上呼和浩特,折向西进,下银川,闯进广阔的荒漠、戈壁,到达乌鲁木齐,经过充满传奇色彩的火焰山、女儿国、罗布泊,还有那美丽的青海湖,宽广恢弘的红原大草原,最后回到百色,经过12个省(区)行程13000多公里,走了近半个中国。他是怎样完成这次历程的呢?


  老红军后代爱车爱冒险


  赵坚,51岁,父亲是山西籍的老红军,母亲是那坡县壮家人,也是个老游击队队员,作为“南北组合”后代的赵坚,体魄魁梧,远远看去,俨然一个北方大汉。赵坚50年来的履历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直到不久前,他做了一件惊人的事情——骑着摩托车独闯大西部。


  赵坚生性爱冒险,热爱大自然,且深受红色教育的熏陶;好莱坞电影里那些骑着摩托车狂飙的年轻人激活了他的梦想。1993年,他买了一辆时兴的大阳90C摩托车,从此,他就与摩托车结下不解之缘,10多年来,换了好几辆车,每有空暇,他便载着爱人,遍游百色及周边地区。2007年,他还和车友自驾摩托车去了一趟拉萨,而这一切似乎只是为一场奇特、冒险的出行做准备。


  带着父亲的遗愿出发


  今年8月底,赵坚谋划着骑摩托车远游,先走红色路线,到达陕北后,折到西北方向,争取把西南西北走个遍。把决定告诉家人时,赵坚显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拿着中秋节的水果券交给哥哥赵平,顺便托他照顾家人,“像交代后事一样,讲得很沉重。”赵平见弟弟如此坚决、执着,担心之余,不禁向隅垂泪,母亲和妻子更是反对。出发之际,原先的车友们都因故不能同往,这就意味着,这一路只有赵坚孤身一人,但赵坚仍然决定独自出发。妻子黄女士见丈夫心意已决,转而临时决定要陪丈夫走一遭,并马上向单位办理公休手续。


  8月31日,夫妻俩启程。为何如此执着于冒险,赵坚说:“为了父亲的遗愿和对大自然的热爱,我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赵坚的父亲生前常念叨的事情成了赵坚的一个心结,其父亲在世时常说:“今生我最难忘的是在南泥湾开荒那段艰苦岁月,我真想再去那里看一看。”但因身体欠佳,无法了却心愿。他就把希望寄托在子孙辈的身上——你们谁有机会要代表我去南泥湾看看。就这样,赵坚驾驶他的钱江金刚150C两轮摩托车,载着爱人黄女士,取道贵阳、遵义、重庆,经过万源—紫阳—石泉—宁陕—西安—铜川,一路参观了遵义会议旧址、白公馆,渣滓洞集中营等,于9月12日到达南泥湾。


  “花篮的花儿香/听我来唱一唱/唱一呀唱/来到了南泥湾……当年的南泥湾 到处呀是荒山没呀人烟/如啊 今的南泥湾/ 与呀 往年不一般/再不是旧模样/是陕北的好江南。”在南泥湾大生产展览室,赵坚看到展现当年八路军三五九旅开荒南泥湾的壮观场面,不禁哼起儿时唱的《南泥湾》。当年,三五九旅开发南泥湾时,赵坚的父亲是王震部下的一个排长,在大生产中曾获得“劳动模范”称号。退休在家后,时常和子女唠叨南泥湾的艰苦岁月。赵坚在留言薄上写道:“爸爸,我们带着您的嘱托和心愿来到南泥湾,相信今天的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们。”并拍了许多照片,想拿回家跟家人分享,可惜让人帮转存时遗失了,夫妇俩遗憾不已。


  独行大西北艰险和快乐并存


  游罢南泥湾,到延安时已是9月14日,赵坚的爱人黄女士假期已满,叮嘱丈夫一番之后就坐火车回百色。赵坚继续驾驶他的两轮摩托开始新的征程。


  从延安北上取道榆林,经东胜,经鄂尔多斯,直抵包头,然后折而西进,途经固阳-临河-乌海-阿拉善左旗-银川-兰州-武威-张掖-酒泉-嘉峪关-玉门,于9月26日到达敦煌。从草原到荒漠,再到浩瀚无边的戈壁滩,每到达一地歇脚,赵坚先给哥哥发信息,报平安,每晚和妻子通话一次,遇到山川奇景,都会拿起手机,和爱人黄女士分享。一路飞车狂奔,心情欢畅无比,满足了赵坚埋藏心底多年的冒险精神和对大自然的热爱。但每每走到几百里无人烟的地段,只有头顶上的蓝天白云和前头的漫漫长路,赵坚不免有些孤寂。尤其是西北地区兴建高速公路后,普通公路少有车走,风沙掩埋着路面,厚处不下30公分,风又大,纵然赵坚艺高胆大,初次遇到这阵势,仍有些心虚,“只能屏住气,开到30-40码上下,像个醉汉摇摇晃晃往前走,走过了才松一口气。”穿过数百里荒无人烟的荒漠和戈壁,见到人心中就自然生出欣喜之情。而沿途的居民对赵坚也不乏热情,在乌海


  的一个集市里,一个西瓜贩子见到赵坚的摩托车车牌是个“桂”字,便问:“你是从美丽的桂林来的吗?”诧异之情,溢于言表。得知详情后,他好奇地和赵坚聊起来,临别之际,硬是塞给赵坚一个西瓜。到银川时,一位牧羊人再次给赵坚同样的礼遇。送水送饭的事情也很多,“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这让赵坚深感中华各民族的团结,他们父辈的努力没白搭。


  一次,赵坚的摩托车漏气,他虽然有补胎工具,也看过别人补胎,但自己弄了两个多小时都没弄好,当时正好路上塞车,一位蒙古族司机下车走过来,“怎么那么久呀,不会补吧,我来帮你。”几下子给补好了,他拍拍赵坚的肩膀,“大哥,一路小心啊!”赵坚感动极了。


  穿越胡杨林沉醉大草原


  9月13日,赵坚的一个车友遥知他自驾出游,也骑摩托车从百色出发,过云南经西藏拉萨,与赵坚在9月26日会合于敦煌,一路艰险之后,见到同伴,双方都欣喜不已。两人决定再向西北挺进,到乌鲁木齐逛了一圈,再取道库尔勒—若羌—德令哈—西宁,一路上,他们经过女儿国、火焰山、罗布泊等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不过这些地方现在已经没有人烟,都是戈壁滩、沙漠。“要不是路上竖着的标记牌,根本分不清自己到哪儿了。”赵坚说。在荒漠里,赵坚才感受到天地的广阔与个人的渺小,而在胡杨林里他体会到了什么叫生命力的强大,那一片片的胡杨林,宛若一个个村庄,开门延纳两个远方的来客。行走在戈壁沙漠,放眼望去,前方的公路蜿蜒曲折,犹如一条彩带在荒漠里飘扬,赵坚和同伴猛加油门,直到100码,“感觉就像驾着一辆小型飞机准备起飞。”赵坚手舞足蹈地说,神情自得。


  碧蓝色的青海湖,宏伟的喇嘛寺,都让赵坚和同伴叹为观止,在甘南郎木寺,赵坚正好遇到了传说中的天葬,天葬师按部就班地肢解逝者的肉体,鹰鹫盘旋而下抢着吞噬,赵坚看呆了。


  一路下来,山川美景,民俗风情,都过眼底,赵坚觉得很欣慰。不过,到了红原(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雪山草地,1960年建县时由周恩来总理命名“红原县”,意为:红军走过的草原),赵坚才陡然而生一股曾经沧海的感觉,大草原在秋风的侵染下黄黄的一大片衔接着,走了两三天才走完,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底下是大大的黑色帐篷,一片片的牛羊悠然自得地吃草、嬉戏,牧民骑着膘肥的牧马溜达,草原上不时响起牧民悠扬悦耳的歌声,大风过处,摇摆的草地上牛羊时隐时现。赵坚这才体会到那种“天苍苍 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意境。极目望去,“感觉天与地齐平,不知自己身在人间还是天上。”赵坚说,“真的,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这种陶醉不仅限于草原的大气之美,牧民心灵的纯洁宁静给赵坚留下的印象更为深刻。一路上,赵坚怀着强烈的好奇心,与多个牧民交谈,聊生活,谈感受,牧民给赵坚的印象是富裕而善良。一位名叫索伦·泽让的牧民令赵坚折服不已,他气质温和,有问必答,眼神淡定,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索伦·泽让很大方,说如果赵坚和同伴愿意来帮他放牧,月薪1800元,包吃住。赵坚和同伴心向往之,双方谈得很投机,留下各自的联系方式,相拥而别。


  下一次或去东北


  “将来你还打算做类似的自驾游吗?”面对记者的提问,赵坚突然低下头,沉默一会儿才低声说:“过一段时间,我还想去一次东北,看黑土地。”赵坚之所以一反之前说起出行的兴奋,变得如此低沉,是因为这次西部之行,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这不是说花了1万多块钱,和随时可能存在的生命危险,而是赵坚的母亲过世了。一个多月来,赵坚的母亲每天都在家里念叨二儿子,担心二儿子在路上的情况,直到大儿子拿着赵坚报平安的信息来给她看,她才放心些。10月14日,看到二儿子赵坚安然回家,母亲很高兴,成天乐呵呵的。然而,10月16日,老人家入睡后就再没醒来。在母亲临终前没能抽空多陪伴她,赵坚很愧疚。因此,现在的赵坚还没有心思去考虑看“黑土地”的事情,“毕竟,这样的出行太危险,我怕家人承受不住。”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游客 在 2012/3/21 发表
真的很棒
更多评论>>
关于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邮箱:gxi@zwbk.org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