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第一任主席韦国清轶事

2011/11/16 中文百科在线 有0人参与评论

韦国清

  韦国清(1913-1989),广西东兰县人。壮族。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参加百色起义。1931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排长、连长,瑞金红军学校军事教员,红军干部团营长,红军大学特科团代团长,教导师特科团团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总部随营学校校长,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分校训练部部长、副校长,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支队政治委员,新四军第三师九旅政治委员、旅长,第四师副师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东野战军第二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苏北兵团司令员,第三野战军十兵团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驻越南军事顾问团团长,广西省省长,公安军副司令员,中共广西僮(壮)族自治区委员会第一书记、自治区人民委员会主席、自治区政治协商会议主席,广西军区第一政治委员,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二书记,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广州军区第一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中共中央军委副秘书长。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第四、五、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第四、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共产党第八届候补中央委员、中央委员,第九届中央委员,第十、十一、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摘自《中国军事顾问团援越抗法纪实》)


  血海深仇


  韦国清(原名韦邦宽)的父亲是广西东兰当地的农会副会长,1926年7月不幸被反动民团杀害。父亲牺牲几个月后,不屈的山民继续与敌人周旋。韦国清的祖父韦廷繁又在烧成了废墟的家园上搭起茅草房安身。为了家人的安全,祖父让儿媳带着孩子们继续在山洞里躲避,他说自己老了,什么也不怕了,就在新搭的茅屋里住着。


  1927年春天的一个傍晚,韦国清带着一个弟弟下山到家里看望爷爷。当晚雷雨大作,夜色如漆,韦国清兄弟就在家里睡下了。他们刚刚睡着,就听得外边有人包围了屋子,有人叫着韦国清的名字:“邦宽出来!”


  莫非是想斩草除根?祖父不顾一切地把韦国清兄弟推出了后门,要他们在一片夜色中跑向后山。韦国清拉着弟弟刚跑上山坡,枪声就在身后响了起来,再过一会儿,大火吞没了韦家新搭的茅草屋,也吞没了韦国清的爷爷。


  家乡没法住了,姨父捎信过来,韦国清带着弟弟投奔到姨妈家,帮姨父种地为生。可是不久后听说官军还在追剿,为了不连累姨父一家,韦国清只好带着弟弟又离开了姨父家。可是他们能去哪里呢?自己的家园在哪里呢?


  在父亲、祖父惨遭杀害后的一年里,韦国清是在巨大痛苦的煎熬中度过的,人生的裂变使他早熟了,痛苦使他内向了。家破人亡,更有两代人的血海深仇,家没有了,家乡再也呆不下去了,他除了殊死搏斗之外再没有出路。经过一番思索,韦国清告别弟妹,十几个青年人一起毅然离家,投奔韦拔群的赤卫队去了。这时是1928年夏天,韦国清15岁。


  荣归故里


  1953年,作为中国援越军事顾问团团长的韦国清,在从越南返回北京汇报工作的时候,终于得到了回广西探望家乡的机会。韦国清坐车来到东兰山区已经是下午时分,但他并没有回到他出生并在那里长大的小山村,那里已经没有他的家了。继母改嫁后,他的弟弟流落到别的村子里安了家。


  在当地官员引导下,韦国清骑马来到距离家乡还不算远的一个村庄,找到了大弟弟韦邦洪。虽然已经得知哥哥要来的消息,但在没有见面之前,弟弟还是不敢相信哥哥居然还活在人间。现在,一身戎装,在警卫保护下充满自信的韦国清来到了自己的眼前,韦邦洪禁不住悲喜交加,一时间竟没有说出多少话来。在山乡闭塞而又贫苦的生活煎熬下,弟弟显得比哥哥老多了。


  次日,韦国清拿出30元钱,买下一口猪,由村人宰杀,请当地乡亲前来聚餐。晚上,他又招待乡亲许久,命警卫员在外屋煮起桂西北山乡人闻所未闻的咖啡,滤净加糖,捧进屋子待客。


  这次回乡,是韦国清久存心底的愿望。1月间离开越南的时候,他带上了一些越军在战场上缴获的法国罐头,如桃子罐头、桔子汁之类的东西,打算给夫人许其倩尝尝,因为夫人即将临产了。但是一到北京,他又告诉许其倩,不要全吃了,我想找机会回一趟老家,我家里人从来没有尝过这种东西。许其倩听后,就把罐头留下了大半。这次南下,韦国清又从北京把罐头往南带,一直带到东兰,在临别之际送给弟弟和其他乡亲,使他们又惊又喜。


  临别之际,倒是韦国清的一个侄子———韦邦洪的大孩子韦士先意犹未尽,壮起胆子对韦国清说:“我想跟伯伯到镇子上去看一场电影,听说电影好看,但是我还没有看过呢。”


  韦国清听了,心中感慨,遗憾地摇了摇头,说:“这次不行了,但是这桩事我记住了。你们这些孩子要好好学习,将来出去见见世面。”


  看过了故乡山水故乡人,韦国清带着内心的满足奔赴越南。对于家乡的孩子,韦国清又有了一个新的心愿———要让他们看上一次电影,那就等从越南打完仗归来吧。


  战胜法军


  1954年5月7日下午5时40分左右,越军第312师前锋部队占领法军司令德卡斯特里的指挥部,奠边府法军全面崩溃投降的消息传到了越军前线指挥部。越军总部的军官兴奋地高声喊了起来,纷纷冲出门去,不约而同地来到了总部前的一块小平地上,热烈拥抱,围成圈跳起即兴而成的舞蹈。越军总司令武元甲也激动地跑出门来,他来到小平地中央,自然形成了舞蹈漩涡的中心。


  沸腾的人声也传到了不远处的中国军事顾问团前线总部。


  越南人民军作战局副局长陈文光冲出屋子以后,马上想到应该立即把消息告诉韦国清和梅嘉生。他跑着跳着,一口气奔到韦国清门前,大声地说:“国清同志,奠边府敌人投降了,我们已经占领了奠边府!”


  性情内向,不怎么喜形于色的韦国清听到这消息顿时激动了。“啊,胜利了!”他情不自禁地呼喊起来。这时,陈文光又跑去告诉梅嘉生。


  韦国清再也坐不住了,他飞快地跑出指挥部,冲进了正在狂欢中的小平地,和越军将士一起欢呼胜利。


  梅嘉生、茹夫一,以及在总部的中国顾问们都跑出屋子,尽管他们大都不会跳舞,此刻却充满信心地一展身手。越南和中国军官用不同的语言欢呼:“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跳了一会儿,韦国清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抽身退出狂欢的人群,叫出了正在人群中跳舞的侯寒江,带着他匆匆走向自己的小屋。


  走了几步,韦国清终于抑制不住地扭头对侯寒江说:“快,赶快了解情况,给周总理发电报,说我们已经占领了奠边府!”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关于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邮箱:gxi@zwbk.org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