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李宗仁

2011/11/16 中文百科在线 有0人参与评论

李宗仁

  李宗仁是国民党元老,也是国民党中桂系的掌门人。抗战时期,李宗仁领导了著名的台儿庄战役。威震中外。在1948年国民党举行的“行宪国大”上李宗仁当选为副总统,1949年,李宗仁出任国民党代总统,但却是一个虚职。


  1949年12月,蒋介石乘坐美龄号专机逃往台湾,李宗仁眼见国民党大势已去,到台湾又不会容于蒋介石,于是以治病为名,带着家人到了美国,此后长期旅居美国,开始了长达16年的流亡生涯。但是令许多人奇怪的是,李宗仁在离开大陆的时候,一直在他身边几乎形影不离的政治秘书程思远却没有留在他的身边,而是去了香港。


  1950年3月,蒋介石在台湾恢复了“总统”职务。1954年3月,正式罢免了李宗仁的“副总统”职务。虽然人在异乡,李宗仁却没有放弃自己曾经的理想,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一个国民党与共产党之外的“第三势力”、成为李宗仁重返政治舞台的希望。然而,在李宗仁到达美国之后,一向支持他的民主党在连任两届后下野,民主党人的失败和国民党蒋介石的报复,使李宗仁一度处于情绪的最低点,他只好保持沉默,静观其变。


  树高千丈落叶归根


  不久,新的机会出现了。1955年4月,周恩来不顾国民党特务暗杀的威胁,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席在印度尼西亚万隆举行的亚非国家会议。他在会上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轰动了世界,并发表了第一份改善中美关系的声明:“中国人民同美国人民是友好的,中国人民不要同美国打仗,中国政府愿意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讨论和缓远东紧张局势的问题,特别是和缓台湾地区的紧张局势的问题”。周恩来的声明震动了整个世界,引起了世界舆论的强烈反响。但是让周恩来也想像不到的是,这份声明会让一位远在异国他乡的人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住在美国纽约城郊的李宗仁从报上看到周恩来的声明,立即写信给远在香港的前任政治秘书陈思远,表示想对台湾问题发表一个声明,希望程思远能同在香港的民主人士谈一谈。


  1955年8月,李宗仁关于解决台湾问题的具体建议在美国发表了,这一建议是李宗仁经过反复思索做出的决定。他想表示自己中立立场,只要是对国家对民族好的,维护民族统一的,他就赞成。虽然当时并不明确和肯定李宗仁是否放弃了以往的理想,但是不管最终结果如何,中国共产党人对李宗仁这一转变给予了高度重视。周恩来亲自运筹推幄,提出第一个要争取的对象就是李宗仁的前政治秘书程思远。


  定居香港的程思远当年的工作是为香港《正午报》写专栏,起初的几年,一家人都在悠闲和平静中度过,直到1956年宁静的生活慢慢被打破。


  1956年,程思远的白色寓所不断出现一批批来造访的人,与过去6年里“门前零落车马稀”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香港一家报社的老总传话给程思远:“北京方面,李济深希望你去一次,所有我们都安排好了,你愿不愿意去?”经过一天的考虑,程思远答应了那位神秘客人的邀请,决定动身前往北京。其实,不仅程思远选择了历史,历史也在选择他。


  1956年5月11日早上,程思远接到通知,周恩来中午在中南海紫光阁请他吃饭。宴会后,周恩来从国际形势谈到中国的革命和建设,最后谈到国共合作的问题。第二天。程思远的一位密友约他到新侨饭店饮茶,他对程思远说:“你此来得到周总理这样的重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几天后,程思远怀着一颗难以平静的心,回到了香港。他兴奋地向夫人石泓讲述了在大陆看到听到的一切,并立即把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写信告诉了远在美国的李宗仁。宗仁却是“冲天怒气”。此后,程思远虽几经解释,但仍收效甚微。其实,怒气并非冲程思远而来,而是显现出李宗仁一种万般无奈,犹豫仿惶的复杂心态。


  鸿雁传书归心似箭


  就在一切看似又恢复平静时,两年后,李宗仁深思熟虑后做出了重要抉择。他给当时在北京的李济深寄了一封信,明确表示:“树高千丈,落叶归根”之意。随后,李宗仁又托程思远转往北京一封信,表示愿将毕生收藏的价值十一万美元的历代名画献给国家。


  1959年10月,程思远第二次从香港来到北京。10月25日下午3点,周恩来又一次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并宴请了程思远,宴会最终的话题转到李宗仁归国的问题上。周恩来最后嘱咐程思远转告李宗仁,他即将开始的欧洲之行,要紧的是“必须按时回到美国去”。回到香港后,程思远把自己的想法和总理的叮嘱写信告诉远在美国的李宗仁。1960年9月,李宗仁的夫人郭德洁从美国秘密来到香港,将李宗仁收藏的字画、文物交给了程思远,然后由他带到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专家鉴定结果是,大部分物品属于赝品,所有物品真正的价值在3000美元左右。但在毛泽东批示以后,周恩来汇给李宗仁12万美元作为感谢。


  然而,这条回国路一走就是6年。郭德洁到香港向程思远面对面地了解中共中央和国家对李宗仁落叶归根的方针和政策。郭德洁的母亲、哥哥一家人离程思远的家只有半个小时的汽车路程,但是,这两个人要见一次面却非常困难。因为程思远居住的一带情况非常复杂,国民党特务混杂其间,稍有疏漏后果不堪设想。他们每次见面,都是由程思远的夫人石泓开车去接她,然后郭德洁和程思远就在车里会面,石泓便一直开车兜风。  尽管郭德洁在香港的乡间别墅深居简出,国民党特务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就在郭德洁将要离开香港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寄给程思远的信不翼而飞,这让他们都感觉到了危险气氛。


  郭德洁到香港与程思远会晤之后,所带回去的消息使李宗仁大为兴奋,他虽身在异邦,但对回归祖国盼望已久。来自香港的信息,使周恩来有了加快进程的信心。于是,北京和香港之间的往来更加频繁起来,而香港与美国之间的联系也日趋热络。


  故人重逢归乡之路


  正在此时,43岁的美国民主党人约翰·肯尼迪取代了艾森豪威尔,宣誓就任美国新总统。从年轻气盛的肯尼迪总统身上,李宗仁似乎又重新看到了希望。不久,李宗仁便给肯尼迪写了一封信,他说希望美国民主党政府能够在缓和中美关系,尤其是台湾局势方面做出一些贡献。


  就在此时,周恩来要求程思远迅速秘密进京,而且速来速去,将不要对美国抱有幻想的劝告带给李宗仁。周恩来的恳切劝告,使李宗仁茅塞顿开,自此以后,他的内心更加倾向祖国了。


  程思远第二次秘密进京的时候曾受到周恩来的嘱托,找机会让李宗仁到欧洲走一走,程思远一直在为去欧洲与李宗仁会晤这件事做着筹划工作,经过长期的辗转磋商,1963年11月终于有了眉目,双方约定,12月中旬在瑞士见面。


  临行前,程思远又一次秘密进京向周恩来请示,这也是他第4次北京之行。曾在1963年5月14日,李宗仁按计划向纽华克城移民局提出欧洲之旅的申请,当时,移民局对这位“重要人士”的申请有些犹豫但又没有理由拒绝,于是他们做出了一个自认为万无一失的选择,通知了联邦调查局。


  联邦调查局派出了两个人,跟踪了李宗仁3个多月。直到快过新年的时候,李宗仁由意大利首都罗马飞到苏黎世,程思远签证的延误,为他们的会面提供了意外的便利,苦守100多天的侦探因为没有发现异常而在最后数日突然离去,这是李宗仁和程思远阔别14年之后的第一次重逢。


  李宗仁和程思远由他人驾着汽车,沿着莱茵河畔公路向德国瑞士交界的工业城市巴塞尔长途旅行,然后又沿着原路回到苏黎世,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在圣诞节之前分了手。


  1965年4月22日,李宗仁又一次来到纽华克城的移民局,申请去瑞士度假。由于上一次李宗仁到瑞士度假半年并在圣诞节前回到美国,所以这次十分顺利,而且也没有惊动联邦调查局。


  1965年6月13日,李宗仁一个人离开美国到达欧洲,当天程思远在香港收到李宗仁幼子李志圣从纽约发出的电报:“货已起运”,这是事先约定好的李宗仁动身的暗语。于是程思远决定,立即赶到北京向周恩来汇报。


  险象环生百折不挠


  由于在美国居住期间,郭德洁在一次例行检查时发现患了癌症,本来不愿意回国的她也低价卖掉了美国的房子,在6月21日飞抵瑞士和李宗仁会合。6月28日,程思远飞抵苏黎世,与早在那里的李宗仁夫妇会合。但是他们见面后并没有立即动身,而是在苏黎世逗留了一段时间,因为同样定居美国多年的李宗仁的政治顾问吴尚鹰也答应要同他们一起回国,但是事情并不像他们想像的那样顺利。


  因为种种原因,吴尚鹰并没有准时赴约。7月12日下午2点,李宗仁夫妇和程思远登上了瑞士航空公司的一架道格拉斯式客机,这是瑞士飞往亚洲的固定航线,飞机从苏黎世起飞,经日内瓦、希腊雅典、黎巴嫩贝鲁特、巴基斯坦卡拉奇,最后飞抵香港。李宗仁、程思远登上了回国的客机,他们离开得十分顺利,也十分及时。但是如果他们在瑞士继续等待吴尚鹰不及时离开的话,整个归国计划将全盘皆输,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一个恐怖的暗杀计划已经悄然展开。


  就在这个时候,国民党政府驻联合国日内瓦的人员接到“密电”,不惜任何代价设法阻止李宗仁归国。于是,两名国民党特务立即动身赶往苏黎世,但李宗仁一行人已经及时地离开,可这意味着他们的行踪已被泄露。


  遵照“送行青年”的嘱咐,李宗仁夫妇和程思远3个人在日内瓦机场停留的半个小时里一直没有离开机舱。当飞机到达希腊首都雅典的时候,3个人的心情开始变得轻松起来,因为行程已经近半,一切顺利。然而,他们似乎高兴得太早了,李宗仁3个人的行踪终于被台湾国民党当局获悉。于是,一封杀气腾腾的密令从台北发出,抢在李宗仁的座机到达之前的几个小时到达了巴基斯坦首都卡拉奇。


  飞机降落在卡拉奇机场时是凌晨4点30分,而中途一直没有下飞机,目的地是香港的李宗仁3个人却在此时收拾行李下了飞机,直接上了停在停机坪上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的车。就在此时,蒋介石布置的两名暗杀李宗仁的特务早已经等在机场大厦的楼梯下面,因为周恩来的精密部署,李宗仁又一次逃过了一劫。


  在多方努力下,回国计划一天天临近。为了安全起见,李宗仁将要乘坐的飞机必须先在机库停3天3夜后才能起飞。7月17日的早上吃完早餐,李宗仁终于高兴地得知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依照周恩来的指示,今天可以返回祖国。


  李宗仁一行人和驻巴基斯坦大使丁国钰安全地上了飞机,但是丁国钰的心里依然十分紧张,因为在临走的时候,丁国钰又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国民党可能在金三角地区从空中拦截飞机。


  已经在飞机上进入梦乡的李宗仁、郭德洁和程思远没有想到,从7月17日夜里做出重大决定后,周恩来就一直守候在电话机旁,一夜未曾合过眼,他不断地指示有关方面,密切注意航线附近的情况。一直等到飞机进入了昆明境内,周恩来略带倦意的脸上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7月18日上午8点,飞机降落在广州白云机场。回国后,李宗仁先后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李宗仁回国8个月之后,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夫人郭德洁因乳腺癌发作病逝于北京医院。1966年国庆节,毛泽东邀请李宗仁登上天安门城楼。1969年1月30日,李宗仁因病于午夜12点去世,享年78岁。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关于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邮箱:gxi@zwbk.org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