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阳称“瓦氏夫人墓”只在田阳境内

2011/12/20 八桂都市报 有2人参与评论

瓦氏夫人

壮剧瓦氏夫人剧照

 

  田东布兵镇“惊现”瓦氏夫人墓?当地准备借墓大打“旅游牌”,田阳有关部门对此作出反驳,瓦氏夫人墓唯独田阳境内一个!


  田东发现瓦氏夫人墓?

  壮族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率领的广西田州壮族琅兵在抗击倭寇过程中连击敌兵,立下战功赫赫,被明嘉靖皇帝封二品夫人。然而,在她过世的数百年之后,一场关于她的“争论”在田东田阳两地展开了起来。这一切,缘于其忠骨安放何处这个谜团一直未能解开。瓦氏夫人原葬地墓于1989年被正式确定在田阳县田州镇那豆屯附近,但由于大部分地面文物已遭毁灭性破坏,加上1995年田阳县在那豆修复、兴建她的纪念陵墓中没发现其忠骨和衣冠。

  本报8月16日A3版《瓦氏夫人墓现田东?》一文对日前有关专家在调研时,在田东县布兵镇保利村剥布屯附近一个叫交乃的山坳上发现了一座疑是瓦氏夫人墓的古墓。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汉田认为,从墓上浮雕的形象、雕刻技术以及墓基台阶和石亭残柱来分析,古墓修建的时间应该是在500多年前,并且墓的两旁是两个对称的麒麟,按明清两代的官制来讲,只有二品的大官才能用麒麟作装饰,由此说明该墓的主人极可能有二品官位,而有二品官位的大官在百色这一带只有瓦氏夫人,所以这个墓跟瓦氏夫人有很密切的关系。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壮族学会顾问梁庭望教授经过实地考察之后也认为,这个女土官墓基本上可以认定是瓦氏夫人的二次葬墓,如找到墓碑或知情人就可以完全确认了。

  探访布兵岑氏土司墓群

  8月17日,记者跟随田东县博物馆田馆长前往离县城16公里的布兵镇采访。

  我们首先来到一个名叫交乃坳的地方。从一片缓坡草地拾级而上,10分钟左右我们就爬到墓地了。这座土司墓呈八面形状,正面浮雕是一位贵族妇女的坐像。贵妇的右侧是一位手捧官印的侍女,左边是一位手撑罗伞的女兵。浮雕的形状表明,墓中安葬的先人是一位明代土司。另外七面浮雕是具有壮族艺术风格的蛙头鳄、麒麟、鹿、马、羊等吉祥物。陵墓后的靠山是一座状似麒麟的山峰,张牙舞爪,活灵活现。这只“麒麟”脚踏在一个巨大的原形石鼓上面,山石褐色,庄严肃穆。再细看,那“麒麟”和石鼓组成一个巨大的麒麟印章,不偏不倚地盖在陵墓的后边。墓地的正前方,是一片开阔的小平原,平原的边沿耸立着一座天马状的山峰,左右还有其他的群峰与之相连。响水河从它们身边潺潺流过,九转十八弯,煞是迷人。如果长眠于此的是我们的壮族英雄瓦氏夫人,不就验证了“青山有幸埋忠骨”这句话了吗?

  “瓦氏夫人墓”引发旅游热潮

  壮族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的“墓冢”就在田东县布兵镇,这一消息不胫而走之后,纷纷引来好奇的考古人士以及有兴趣的人前来考察游玩,引发旅游小热潮。

  自从田阳县敢壮山被专家确定是壮族始祖重要活动地区后,该县有关部门立即以布洛陀文化旅游资源保护和开发为中心,把敢壮山与其它景点相匹配,把若干景点如瓦氏夫人墓、考古发掘点等串在一起开发。

  而记者也从田东县有关部门获悉,该县旅游部门已经请来南宁的旅游规划开发公司对布兵小盆地内的响水河、母娘洞、明代田州岑氏土司墓群(包括“瓦氏夫人墓”在内)以及田东十里莲塘等景点有机结合在一起,进行科学的包装开发。田东县博物馆田馆长向记者透露,经过几年的洞穴考古挖掘,由广西自然博物馆副馆长王伟博士牵头的田东布兵小盆地古人类遗址挖掘项目获得重大突破。田馆长告诉记者,经过几年的考古挖掘,他们先后在布兵盆地内的好几个山上洞穴(有的洞穴位置就在“瓦氏夫人墓”附近)发现上百类各种动物的化石,而且包括人类的化石,这正好弥补了百色盆地只发现人类旧石器,少见人类和动物化石的“缺憾”,王伟博士以及田馆长一致认为,这次考古发现意义不亚于广西百色盆地发现的已有80万年历史的人类旧石器。

  瓦氏夫人墓只有一处?

  田东布兵镇“惊现”瓦氏夫人墓?田阳的有关部门对此作出反驳,瓦氏夫人墓唯独田阳境内一个,并称田东的“瓦氏夫人”墓墓主早有定论,分别只是瓦氏夫人的两位曾孙媳妇、以及她的五代孙和孙媳妇的墓冢。

  “我们也承认田阳有一个瓦氏夫人墓,但它并不能决定田东布兵的这个古墓不是瓦氏夫人的二次葬墓,一些专家提出这样的观点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也希望最终能有个定论。”田东县博物馆田馆长这样对记者说。“田东方面不管是打旅游牌,还是打擦边球,真正的瓦氏夫人墓就在田阳那豆,而且夫人的墓碑就放在我们田阳博物馆内。”8月18日,田阳县博物馆前馆长、副研究员黄明标对记者的采访时如此称。

  黄明标向记者谈了自己的观点。第一,瓦氏墓何在早有定论。翻开《镇安府志》卷152页,上面清清楚楚地记载着岑贴木儿等17位田州岑氏土司及要人的墓葬地点,其中排在第八位的是瓦氏夫人,上面写着“女参将总兵瓦氏夫人墓在州城东婆地”.《田州岑氏源流谱》中《岑氏历代坟墓》共记载着田州岑氏土官从始祖岑仲淑到第19世祖岑汉华共22位土官,13位夫人的墓葬地点。其中,第23页页首写的是:“皇明指挥同知田州府事岑猛公卒,葬于河洲山,妣瓦氏夫人葬于州城东婆地,置管坟田半韦。”两书记载相同,证实1556年瓦氏夫人去世时,确葬于田州城东面的婆地,壮话地名叫“地太”.“地太”位于古田州城东城郊,距今田州镇隆平村那豆屯东北约500米。“地太”为田州岑氏家族墓地,以“地太”为中心方圆一千亩的范围内,埋葬着包括瓦氏夫人及16世祖岑太禄、22世祖岑澜在内的7座土官墓,可惜已全部遭到彻底破坏,不见踪影。

  值得庆幸的是,1989年,经过7年的努力他们确定瓦氏墓仍在“地太”,除了史料记载、当地群众公认以外,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我们在隆平村平街屯鱼塘边找到盖水沟的瓦氏墓碑,墓碑的碑文是:前明嘉靖特封淑人岑门瓦氏太君之墓“立碑人岑氏26世(史志记载23世)裔孙田州知州、四品官岑;年款为嘉庆10年(也就是1806年)。墓碑的发现说明从1556年到1956年,瓦氏墓始终在”地太“,没有迁坟。

  瓦氏墓已经有定论,为什么仍有如此没完没了的传闻呢?其根源在于传说瓦氏夫人在去世出殡时,同时出了8副甚至是18副的棺材,目的是不让盗墓者盗挖瓦氏夫人的墓。”多棺论“不符合壮族的民间风俗,谁都知道,壮族的丧葬习俗是一人一棺,一人一墓,绝对不允许一人多棺或一人多墓。

  黄明标认为,瓦氏夫人墓在田阳那豆,不在田东布兵,那么田东布兵的四座古墓又是谁?据岑氏族谱记载,这四座古墓均为明墓,墓主分别是:瓦氏夫人的曾孙媳妇、田州十六世祖、田州知州岑太禄的正室黄氏、偏房周氏,瓦氏夫人的五代孙、四品官、田州知州、参将总兵岑懋仁,以及岑懋仁的妻子陆氏夫人。布兵人称的”将军墓“便是岑懋仁墓。其壁上的麒麟浮雕,凌云、靖西、平果土司墓也有,它与马、羊、鳄头蛙等动物浮雕一样,均为吉祥动物,与官品位无关。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游客 在 2016/3/10 发表
有关部门再不落实好文物保护的工作,丢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名族的脸。文物保护要划出红线,不要让垃圾,庄稼靠近瓦氏夫人墓,那是田阳人民的骄傲而不是无人问津的荒地。
游客 在 2016/3/10 发表
请有关部门重视瓦氏夫人墓,现在已经差不多被装修垃圾包围了。
更多评论>>
关于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邮箱:gxi@zwbk.org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