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杨六斤坐拥660万善款 计划提款改善家乡交通

2014/8/20 羊城晚报 有0人参与评论
  

  从“弃儿”到“宠儿”,广西电视台一档公益栏目的报道,让14岁的深山“遗孤”杨六斤的生活一夜间颠覆。他从报道中的“被人遗弃”、“吃野菜为生”,到坐拥600余万元巨额善款。从家徒四壁到“一夜暴富”,再到传闻中的家属赴深圳强行“带人回乡”,舆论喧嚣中的杨六斤,当时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这笔巨额善款,未来将如何使用?开学在即,被带回老家后的他,是否还愿意赴深圳就读?经历了各种风波和质疑,他又将何去何从?


  1 重归宁静


  15日傍晚,群山环抱的广西隆林县德饿镇,新街村上马排屯在夜色四合的暮霭中备显安谧。杨六斤坐着堂哥杨取林的摩托车,踏着暮色从村外垂钓归来。约两个月前,这名14岁的孩子,因一档电视公益节目,吃野菜为生的坎坷身世感动无数国人。


  在上马排屯苗寨,没有人在意杨六斤如今是个坐拥百万的“穷苦孤儿”。杨六斤跟着堂哥杨取林、堂嫂杨三妹夫妇,及两个小侄儿杨金刚、杨金辉,合住在杨取林破败的老木屋里。堂屋右侧的卧室,被一堵竹篾编制的“竹墙”隔成两个小单间,杨六斤睡外面,堂哥夫妇和孩子睡里间。老木屋被长年以来的炊烟熏成了一栋黑屋。屋里没有灶台,煮饭在地上刨坑生火。


  在杨取林眼里,杨六斤保持着山里孩子的性情:单纯、好动、寡言。入夜,杨取林将钓来的小鱼剖开洗净后煎炸,杨六斤偶尔上前帮忙一把。大多数空闲时候,他则与两个年纪相仿的侄儿,坐在电视机旁看动画片。看电视的间隙,杨六斤还帮着喂鸡、搅拌猪食喂猪,切猪草、拌面、喂食,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


  杨取林乐意看到堂弟的生活重归宁静。“我看得出来,他很享受家人在他身边的这种感觉,哪怕成天有小孩子跟他吵、打闹。


  2 身世曲折


  2000年3月,隆林县德峨镇龙洞口村丫口屯,村民杨六奶产下一名6斤多重的男婴。按照当地很多人的习惯,就随口给男婴取下了名杨六斤。2002年,杨六奶又给六斤添了个弟弟,杨六斤家里六口人:爷爷、奶奶、父亲、母亲、杨六斤和弟弟。


  但没人能想到,杨六斤长大后的命运甚是坎坷。2006年1月,杨六斤还不满六岁,父亲因病去世。据杨取林回忆,叔父去世两三个月后,婶婶杨六奶便带着小儿子回了娘家。大约在当年五六月,杨六奶改嫁,而后基本没有再回来看过杨六斤。杨六斤由当时70多岁的爷爷奶奶抚养。


  祸不单行。2007年,杨六斤祖母又去世了。下葬后,杨六斤便跟爷爷相依为命。2012年5月,杨六斤的祖父又悄然离世,杨六斤从此彻底成了一个孤儿。


  连续六年,家中三位至亲离世,母亲又改嫁,杨六斤接下来的路异常艰辛。从此他过上了吃”百家饭“的生活。因住校,杨六斤中午在学校吃饭,每到周末回家,杨六斤就跟伙伴们玩耍。谁家吃饭了,喊他一声,他也就跟着去吃。村民说,杨六斤周末会主动帮着邻居照顾下家禽和牲畜。


  3 独自生活


  2012年7月,六斤被接到杨取林家,随后转到新街村小学读书。


  杨取林告诉记者,因家境并不好,加上妻子杨三妹生病花费了一笔钱,六斤来到自己家后日子过得越来越紧张。2013年10月,杨取林将两个孩子送到外婆家里,带着妻子前往梧州打工。在前往梧州打工前,杨取林专程去找了住在近旁的舅舅吴友济——托他每月给杨六斤10元的零花钱,顺带照顾下杨六斤。


  杨取林外出打工后,就剩下六斤一个人在家。周一到周五,杨六斤在学校上学,因是住校且有补助,故平时杨六斤吃饭不发愁。逢周末六斤需走一个小时山路回到堂哥家。


  一个人的饭并不好做。还是小孩子的杨六斤,就只能在地灶上煮上一大锅饭,再到地里找点菜,和着调味野菜拌上就着吃。邻居们有时让他到自己的地里弄点菜去吃,或者叫他去吃饭,但杨六斤有些”拘礼“,固执地在家一个人做饭吃。


  ”他周末一个人在家,的确很孤单,但我们实在没办法,得出去谋生。“杨取林说。


  4 走上台前


  今年4月,杨取林第二次外出打工的时候,广西电视台一档慈善公益类节目——《第一书记》的节目组,正四处收集贫困孩子的信息。根据节目安排,《第一书记》每期都会邀请上百个企业或者爱心人士,倾听当地贫困地区第一书记的脱贫方案,现场以亮灯的形式决定是否提供帮助,捐助过程全透明,捐助资金直接到户。


  杨六斤被节目组选上了。杨取林称,当时自己正在梧州打工,4月底《第一书记》栏目组带着新街村的第一书记、广西省政协下派干部来到村里,拍摄杨六斤的生活,对拍摄情况,他并不知情。


  这个时长约20分钟的视频,分别选取了杨六斤在替人喂猪、在家做饭、上山挖野菜、下水库捉鱼的场景,解说和对白催人泪下。4月30日,杨取林突然接到广西电视台的电话,对方告诉他拍了杨六斤的视频,要上《第一书记》,让把杨六斤带过去。杨取林花了60块钱,给六斤买了一身新衣服。当天晚上节目现场,杨六斤得到了四万余元的捐助。


  5月23日,《第一书记》节目播出,电视上公布了杨六斤的银行账户。5月底,电视这段视频被一家公益组织截取发到了网上,随后广为传播。杨六斤的个人账户受捐金额开始飙升,从100万元到200万元、300万元、400万元……与此同时,杨六斤被来自深圳的两名义工从老家接往深圳康桥书院参加夏令营。


  6月中旬,考虑到马上要期末考试,德峨镇派副镇长韦强和新街村小学校长杨继勇,带上杨取林,拿着政府开具的函件,前往深圳康桥书院接孩子,当地电视台也派出记者一同前往。就在此时,因杨六斤不愿离开康桥书院,前往接人的一方陷入”强行带人“的舆论漩涡中。而随着消息的不断披露,杨六斤也被质疑其家境并不如报道中所说那般贫困,其在学校平时享有的抚恤政策,被忽视”筛掉“。


  5 捐款计划


  面对舆论不断发酵的关注和质疑,8月15日晚,杨取林在破败的老屋内喝下几杯啤酒后,敞开了心扉。杨取林表示,6月中旬带杨六斤从深圳回家,一度被舆论认为是”觊觎“几百万元的善款,让他颇为伤感。杨取林称最初节目组拍摄时,遗漏了一些信息,导致被深深误解。


  杨取林透露,截至8月中旬,杨六斤的个人受捐银行账户捐款额达到了660余万元。这笔意外的巨额善款,让杨取林背负了不少舆论压力,”很多记者都问我心动不,我是这样想的:这钱不是中彩票,是来自那些善心人,六斤不可能用到那么多,我就想以什么方式把大部分捐赠出去,给那些更需要帮助的贫困孩子。“


  而杨六斤对660余万的善款并无完整的概念。他与堂哥达成了一致意见,将在新街村小学读完六年级,等升上中学后再作打算。谈及当时在深圳不愿回家的想法,杨六斤捏捏头顶的帽子,略显尴尬地说:”当时那边的同学不想我走,我就有点舍不得。“


  杨取林表示,他更希望杨六斤在获得适当的帮助后,过上原本安静的生活,对他们而言平凡的日子更显珍贵。杨取林心中也一直有个想法,他想征得政府相关部门的同意,从善款提取一笔钱出来通过第三方的监管,将新街村到上马排屯的泥泞公路硬化,以改善交通。


  ”涉及善款的那笔钱,我们这方和政府、电视台可能接下来会商量,具体以什么样的透明方式合理处理。“杨德林表示既然是善款,没有人会轻易去动。根据电视台慈善节目组安排,今天他将再一次带杨六斤参加节目录制。”我们感谢那些无名的好心人,660多万元确实是个太大的意外,但我们一定会用好它。“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
关于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邮箱:gxi@zwbk.org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