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色起义的特点和历史意义

2011/11/29 广西党委 有5人参与评论

  百色起义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次重要武装起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回顾八十年前那场可唱可泣的斗争,我们会有新的认识和收获。


  一、百色起义的特点


  百色起义的特点是与其他起义、特别是与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相比较而言的。


  第一个特点是城市与农村相结合。南昌起义、广州起义都是城市起义,秋收起义是在农村发动,以攻打城市为目标。这三次起义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受苏联十月革命城市中心的影响。百色起义基本上摆脱了城市中心的影响,是城市与农村相结合的一次有自己特点的武装起义。1929年初,蒋桂军阀战争结束后,反蒋亲共的俞作柏和李明瑞主政广西。党中央决定利用这个时机,经营广西,创建红军,建立苏维埃政权。邓小平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受党派遣负责领导广西的工作。邓小平和张云逸等人于1929年7月间到达广西后,首先在南宁进行兵运工作,开办训练初级军官的教导总队。利用教导总队积极发动群众,对广大士兵群众进行革命的民主教育;加强党的秘密工作,发展新党员,把党的基层组织秘密设在连队;撤换旧军官,大量吸收工人、农民和进步学生参加部队,增加部队的工农成份;派遣党员干部掌握各级领导权,使党的意图能够通过行政命令得到贯彻。后来通过党的活动,张云逸还兼任广西警备第四大队大队长和南宁警备司令。邓小平等人在南宁进行了大量的卓有成效的工作,创造了起义的基本条件却不准备在南宁起义,而是把武装力量拉到农民运动有很大发展的百色地区,在百色进行起义。


  把中心城市的队伍拉到农村进行起义,是邓小平为代表的广西党组织的一大创新。当时中央曾提出以南宁、柳州、梧州三大城市为全省工作中心的意见,广东省委和广西特委也按此进行了部署。1929年9月中旬召开的广西党代会通过的决议,还强调必须建立城市工作的基础,一切工作的布置必须向城市中心推动。后来邓小平等人估计到俞、李反蒋失败的可能性,以城市为中心的计划难以实现,于是召开党的紧急会议,提出一旦俞、李反蒋失败,应当迅速将已掌握的部队分别向右江和左江地区转移,在那里准备武装起义和建立革命根据地。这次会议作出了在左右江地区进行武装起义和把工作重心转向农村的重大决定。1929年10月初,俞、李反蒋失败后,10月17日 ,邓小平就水路、张云逸陆路带队伍向百色进发。20日,邓小平和张云逸在恩隆县平马镇会面。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22日到百色,邓小平和张云逸就住在一起,共同组织百色起义。11月初,邓小平主持召开广西前委会议。会议传达了中央关于同意起义并正式成立广西前敌委员会、邓小平任书记,张云逸任红七军军长、邓小平任政治委员的决定;会议决定在广州起义两周年的12月11日 举行百色起义。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没有城市(南宁)的工作,就没有百色起义;没有农村(百色地区)的工作,也不可能有百色起义。城市和农村的结合,是百色起义的特点。这个特点有客观条件的使然,具有一定有被动性——俞作柏、李明瑞反蒋失败后撤到龙州,革命武装也难以在南宁起事;同时也是主观认识的结果,具有一定的理论自觉——在1929年6月就派雷经天去右江地区,建立右江特委,开展群众的武装斗争。


  第二个特点是理论和实践的结合。党关于武装起义的理论,到1929年时已经比较丰富。通过对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井冈山斗争和江西革命根据地建立等实践经验的总结,中国共产党形成了不同于苏联十月革命的新的武装起义思想。1928年6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形成的文件;毛泽东在1928年10月写出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11月写出了《井冈山的斗争》。1929年3月20日 、4月5日 ,先后给中央写了两封汇报信,6月14日 写了《给林彪的信》;周恩来也于1929年9月主持起草了《中共中央给红军第四军前委的信》。这些纲领性文件在政治上,回答了和解决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的性质、中国革命武装斗争的道路、土地革命、根据地建设等问题。认为中国当前的革命是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中国革命的道路是“先有农村红军,后有城市政权”,并认为这是“中国革命特征,这是中国经济基础的产物”。中国革命可以在农村建立根据地。在军队建设上,提出了要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党的支部要建在连上等思想,以形成了由中央经前委到军委、团委、营委直至连队支部的党的组织系统,从理论与实践上解决了党和军队的关系问题。在战略战术上,确立了红军集中以应付敌人,分散以发动群众的用兵原则,提出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作战原则。对于这些中国共产党武装斗争经验的总结,对于这些指导中国革命斗争的科学理论,当时作为党中央秘书长的邓小平是有深切理解的,并结合广西的实际指导百色起义。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把反对帝国主义侵略与土地革命、建设苏维埃政权结合起来,各个连队都建立党支部,实行官兵平等,建立士兵委员会,进行土地改革,把土地分给农民,这些都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产物。与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相比较,指导百色起义的理论要丰富的多,明确的多,同时百色起义在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也有自己的创新。比如,支部建在连上,毛泽东是在秋收起义以后,提出并在革命军队中建设连队党支部,百色起义是直接在旧军队中建立连队党支部。建立党组织建立方式与秋收起义也有不同。邓小平等人采取由上而下和由下而上相结合的方式在旧军队中建立党的组织。首先是通过上层活动,加强统一战线工作,取得部分军队的领导权,然后在部队基层连队秘密建立党支部。基层党支部建立后,就发动士兵群众与反动军官进行斗争,剥夺反动军官的指挥权,甚至挤走他们。这样就可以从下而上掌握这支部队,连队党支部也就得到巩固和发展。


  百色起义体现了理论与实践的结合,那么,为什么不能在左右江建立巩固的革命根据地呢?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当时理论并不彻底,党的指导理论是正确的东西和与错误的东西同时存在并交织在一起。如中国革命是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革命的主要斗争方式是武装斗争,这是正确的指导思想;同时又存在中国革命可以在一省数省首先胜利的理论,认为通过一省数省的武装起义就可以争取中国革命的胜利。理论上的这种不彻底性,反映在政治上就容易犯“左”倾冒险主义,具体到百色起义的指导上,就先后提出割据两广、攻打桂林柳州与朱毛红军会师三个战略目标。割据两广,是一省数省胜利的直接表现;攻找桂林和柳州,是配合“会师武汉,饮马长江”战略的行动,是一省数省胜利的间接结果;与朱毛会师是割据两广不成功的退路。二是百色起义的领导人对革命的根本问题就是政权体会不深,对政权的重大作用认识不足,取得政权后只知道解决财政问题,却不会利用他做更多有利于革命的事情。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在左右江地区失败了,但把红七军(包括红八军一部分)带到了中央苏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肌体中有广西子弟的“基因”,这又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第三个特点是上层统战和基层发动相结合。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发动了大小二百多次武装起义。百色起义是在做好国民党政府广西省长俞作柏、国民党广西绥靖司令李明瑞的工作情况下发动的,后来李明瑞还做了起义的总指挥。这是与其他起义不同的。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一方面认识到要武装反抗国民党,不能再犯陈独秀那样右倾的错误;另一方面又出于对国民党屠杀政策的激愤和对民族资产阶级背离革命的不满,认为中间派是不可靠的。正是基于这种思想认识,党的“六大”提出了“争取群众,准备武装斗争”的路线,同时又把国民党各派看作是“完全是反动的”,民族资产阶级是“阻碍革命胜利的最危险敌人之一”,中间性党派是“反革命的工具”,“统治阶级的奸细”。这种“左”的政治分析和力量估计,反映在对广西工作的指导上,就认为俞作柏、李明瑞与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根本没有区别。邓小平、张云逸等人坚决贯彻“六大”关于“争取群众,准备武装起义”的精神,但不认为国民党各派“完全是反动的”,仍然把争取俞作柏、李明瑞等上层统战工作,作为争取群众,准备武装斗争的重要一环。邓小平一到广西,就通过俞作豫做俞作柏、李明瑞的工作,指出俞、李所掌握的部队关系复杂,难以驾驭,建议开办广西教导总队,培训青年军官;主政广西,要防止李、黄、白桂系军阀卷土重来和蒋介石的吞并,必须恢复和发展农民运动以支撑俞李广西的“天下”;在广西主政才三个月,立足未稳,公开反蒋,出兵广东,必然失败,真诚劝告不要上当,同时又作应急准备,在俞、李兵败时护卫其撤往龙州。正是坚持上层的统战工作,才使广西的党组织和党的工作得到扩大,才使广西的农运、兵运工作得到恢复和发展,才使百色起义成为可能。如果只是按照广东省委“艰苦从下层做起”,反对“从上而下”的意见办,那就根本没有广西新的革命形势,根本就不会有百色起义。邓小平坚持上层统战工作与下层群众工作的结合,才能在地处边陲少数民族聚居的左右江地区发动武装起义,建立红七军、红八军。


  二、百色起义的历史意义


  百色起义的历史意义是与它的特点相联系的。从历史上看,百色起义和红七军、红八军及左右江革命根据地建立,推动了当时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据有关材料讲,到1930年上半年,全国红军已发展到十万人左右,大小革命根据地十五块,其中广西左右江的红军约占全国红军的十分之一,根据地也是全国几个着名的红色区域之一。当时中央认为,百色起义及根据地的创立,虽然地处偏僻,但同样是发展游击战争摧毁统治阶级促进革命高潮的动力之一,在全国政治中同样有极大的意义。八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可以从另一视角,体悟百色起义的历史意义。


  第一、百色起义为邓小平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奠定了第一块基石


  党的领导地位是历史形成的,凡是历史形成的党的领导人,都能在历史上发挥持久的历史作用。邓小平作为党的第二领导集体的核心,也是历史地形成的。百色起义历史意义之一,就是为邓小平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奠定了第一块基石。


  百色起义使邓小平在党内确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的历史地位。邓小平领导的百色起义,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之后,比较着名一次武装起义,它创建了左右江革命根据地和红七军、红八军。这就使邓小平在党内获得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的历史地位。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的第一枪,秋收起义闯出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广州起义终止了城市暴动的行动。这三次起义都以各自的特点和贡献,成为我们党的历史上值得纪念的有代表性的三大起义,同时也造就了党的第一代成熟的领袖人物。百色起义虽然在这三次起义后的第三年举行,在探索中国革命道路方面不能与之相比较,但在开创一个新的根据地、创建新的红军方面具有同样重要的历史地位。


  百色起义使邓小平成为能够独挡一面的领导人。百色起义是以军事为主的政治、经济、军事、统战诸方面的综合斗争,是在远离中央相对独立的战略区举行的武装起义。邓小平1927年初从苏联回国后,在西安中山军事学校任政治处长,7月到武汉被陈独秀任命为中央秘书,改邓希贤为邓小平,后参加“八七”会议。10月随中央迁往上海,12月任中共中央秘书长,到1929年7月被派往广西前,邓小平没有独立领导过政治军事工作。作为中央代表前往广西领导百色起义,是邓小平独立领导一个地区工作的起点。在领导百色起义的斗争中,邓小平经受了锻炼,经受了考验,增长了才干,培育了独立工作的领导能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群体中,二十世纪初出生的领导人中,有的地位比邓小平高,如任弼时。任弼时1904年出生,1924年从苏联回国后,就在共青团员中央、中共中央机关工作,21岁就任共青团中央总书记,23岁任中央临时政治局委员,1950年英年早逝。有的发展很好很快,如林彪、罗荣桓。林彪是1907年出生,1927年(20岁)参加南昌起义才是见习排长,1930年(23岁)就接替朱德成为红四军军长;罗荣桓1902年出生,25岁参加秋收起义,起义后任连党代表,1930年(28岁)接替毛泽东成为红四军党代表,1963年去世。有的很得毛泽东赏识,如高岗。高岗是1902年出生,1926年(24岁)参加共产党,1949年(47岁)被选为最年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与这些领导人相比,邓小平具有其特有的优点,一是他年轻时(25岁)时就独挡一面领导一个地区的武装起义,创建了革命根据地和红军。二是政治领导和军事指挥都在年轻时就得到锻炼和发展,是政治和军事两方面兼顾、双优。这两个特点和优势,都得益于他领导百色起义的实践。


  百色起义使邓小平在党内赢得声誉。1959年,张云逸回忆道:从百色到田东时,忽然看见叶季壮同志陪着一个不认识的同志,向大队部走来。叶季壮介绍说,这就是邓小平同志。“‘哦!你就是邓小平同志!’我不禁欢呼起来,三四个月来,我经常得到他的许多宝贵的工作指示,但却一直没有见过面。”张云逸1891年出生,大邓小平13岁,1959年他的回忆是真诚的由衷的。1931年1月的《中国苏维埃》杂志报道说,全国农民游击战争的区域“以江西福建两湖两广为声势浩大”,“他已粤闽之东南而达到蛮烟瘴雨的滇桂之交了”。1931年2月党的一份军事报告中说:“七军的战斗力确有相当的强。成份上以右江农民占大多数,而且士兵特别能吃苦,在中国红军中值得党特别注意。”毛泽东对红七军战斗力也是称赞有加。红七军到中央苏区后,毛泽东把“转战千里”的锦旗(又有“千里来龙”的赞誉)授予红七军。到七十年代,毛泽东还多次对邓小平说,红七军能打啊!红七军编入红三军团后,彭德怀称赞,广西兵猛似虎,精如猴。周恩来对邓小平更是称赞有加。这些评价都说明,百色起义为邓小平党内赢得党内的声誉。对于邓小平成功领导百色起义,周恩来作为兄长和领导是欣慰的——小平是能胜大任。举重如轻,是周恩来晚年对邓小平几十年相识相知的最体贴评价,也是百色起义就开始形成的看法。


  如果说百色起义是邓小平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集体核心的第一块基石,那么,后来在中央苏区“邓毛谢古”事件就是第二块基石了。党内同志对百色起义的评价,表明了以周恩来等领导人对邓小平的认可。“邓毛谢古”事件,使邓小平又得到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央领导人的肯定。在中国共产党内,像邓小平这样终生受到毛泽东和周恩来双重关怀和支持的人,难以找到第二个。


  第二、百色起义为广西塑造了一张历史的新名片


  地域因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而生辉。因为有百色起义、有邓小平领导的百色起义,而使广西获得了新的历史尊重。广西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有太平天国运动、中法战争、两广大革命和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等历史人物。太平天国运动反映了农民阶级反对封建压迫的革命性,却始终无法摆脱封建生产方式所带来的局限,必然不可能取得反封建主义革命的胜利。中法战争,是广西儿女在中国近代史上取得的少有的一场胜仗,但不能挽回整个中法战争的胜利,更不能挽救满清政府的失败。大革命时期的广西与广东一样,成为革命的发祥地,“两广”成为革命的代名词,但不能抵抗国民党反动派对革命的背叛。李黄白诸将军在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和蒋介石独裁统治方面,为广西争得了荣誉,但另一面却为人们所不齿。这些在中国近现代史的重大事件和人物,相对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百色起义,只能是广西历史的旧名片,是邓小平领导的百色起义为广西塑造了一张历史的新名片。


  在这张历史的新名片上,写着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韦拔群、陈豪人、雷经天、俞作豫等一大串闪光的人物。这张新名片上还写有韦拔奇、冯达飞、许进、许卓、李谦、陈洪涛等百色起义的英烈。这张新名片,还写着叶季壮、韦国清、李天佑、韦杰、冼恒汉、莫文骅、覃健等中国人民解放军将领。如果没有百色起义,如果没有这些闪光的历史人物,广西就要暗淡的多,逊色的多。


  在这张历史的新名片上,还记载红七军、红八军的历史。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创建红军第七军和第八军,邓小平是红七军、红八军总政委,李明瑞是总指挥。红七军军长是张云逸,俞作豫是红八军军长。1929年12月11日 ,中国红军第七军在广西百色正式成立。红七军编为三个纵队,第一纵队司令为李谦,第二纵队司令为胡斌,第三纵队司令为韦拔群。红八军于1930年2月1日 在龙州成立,编为二个纵队,第一纵队司令是何家荣,第二纵队司令是宛旦平。红八军第二纵队失败后,第一纵队后来在参谋长袁振武带领下,转战广西、云南、贵州三省,历程一千里,于是1930年10月在广西凌云县与七军会合并编入七军。1930年10月17日 ,红七军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在河池召开,会议的中心议题是怎样执行中央关于北上攻打柳州、桂林和到广东小北江建立根据地问题。在中央代表邓岗(邓拔奇)主持下,成立了以陈豪人为书记、邓岗、龚楚为委员的行动委员会,取代了邓小平、张云逸的领导;开除了雷经天的党籍和撤销了他的党内外一切职位;会议决定红七军北上攻打柳州、桂林。11月10日 ,红七军从河池出发,经过艰苦的桂湘粤赣边征战,于1931年7月22日 在江西于都与彭德怀领导的红军三军团会合,红军二十军编入红七军,正式成为三军团建制,仍称红七军。10月红七军和红二十一军改编为三军团第三师,李天佑任三师十三团团长,红七军光荣地完成了他的历史任务。红七军、红八军的战斗征程表明,广西是中国工农红军的诞生地之一,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肌体里流淌着广西儿女的血脉。


  第三、百色起义为毛泽东思想的丰富和发展作出了贡献


  这里只就主要方面讲几点初步的认识。一是对“农村包围城市”思想的实践贡献。周恩来讲,1928年6月召开的“六大”不可能形成“乡村中心”、“乡村战胜城市”的思想。毛泽东也是在1929年6月14日 给林彪的信中,才明确提出要创立红色区域,实行农村武装割据,认为这是促进全国革命高潮的重要因素,也就是要以乡村为中心。但是,当时党内占统治地位的还是以城市中心的“左”倾思想。1929年12月的百色起义,从实践上回答和证明了“乡村中心”的正确性。百色起义,是城市与农村的结合。它不是在南宁起义,而是把南宁的力量拉到左右江地区,使城市的革命力量与农村群众的力量结合起来,在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实行工农武装割据。百色起义的实践证明,毛泽东关于“农村包围城市”的思想是正确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是可行的。二是对统一战线的理论贡献。大革命失败后,国内的政治力量分离为共产党和国民党两大阵营,以及游离于国共之间的中间力量。南昌起义南下失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处理好中间力量的问题,使蔡廷锴的第10师脱离了起义队伍。秋收起义、广州起义没有直接遇到中间力量问题。党的“六大”也没有解决大革命失败后的统一战线问题。百色起义,是上层统战和基层发动相结合的产物,是党的统一战线工作的结果。这在当时全国各地武装起义中有其特殊的创造性。百色起义为毛泽东的统一战线理论提供了新鲜经验和思想。三是丰富毛泽东军队建设思想。百色起义在以下几个方面丰富了毛泽东军队建设思想:通过在旧军队秘密建立连的支部,经过比较彻底地改造,使之成为党领导的革命军队;公布红七军实施政纲,赋予七军反帝反封建的政治任务,在实践中使军队成为党完成政治的工具;建立建全军队的党组织,连队建立党支部,各级建立党的委员会,军官与士兵混合编组,地方党部与所在军队党组织发生平行关系,统一由前委领导。四是创新毛泽东民族思想。毛泽东领导的井冈山斗争和中央苏区的建立,在工农群众方面遇到的是土客籍问题。毛泽东认为,土籍的本地人和数百年前从北方移来的客籍人之间存在很大的界限,历史上的仇怨非常深,有时发生很激烈的斗争,“这种情况,反映到党内来,时常发生无谓的斗争。”左右江革命根据建立在以壮族为主的多民族地区杂居的地区,是我党武装斗争中最早遇到的民族问题。左右江革命根据地创建过程中,坚持阶级斗争原则和方法,坚持各民族一律平等政策,坚持为各族人民谋利益的宗旨,尊重少数民族文化和生活习惯,严格遵守群众纪律,选拔和培养少数民族干部,调动各族人民的积极性,在党的领导下,建立革命根据地。这些思想和做法,是我党正确认识和处理民族问题的成功先例,丰富了毛泽东的民族思想,也为后来制定党的民族政策提供了宝贵的经验。百色起义对民族政策的把握,这方面还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五是土地政策方面的发展。毛泽东讲,他在井冈山搞的那个土地法很蹩脚,不是一个彻底的土地纲领。百色起义搞的《土地法暂行条例》和《共耕条例》在多方面发展党的土地政策。如把“没收一切土地”修改为“没收地主豪绅、反革命分子和公共土地”;从地主阶级中区分出豪绅阶级,给地主同样保留或分得一份土地及必需的生活、生产资料;把富农、中农、贫农、雇民均划入农民阶级,并有无剥削加以区分;以人口为标准、以产多寡平均分配土地;提出共同耕种条例等方面都是对井冈山土地政策的发展。百色起义对丰富和发展毛泽东思想作出的贡献,说明广西也是个出思想的地方,广西人也具有理论创新能力。


  三、几点思考


  第一、要不断擦亮百色起义这张广西的历史新名片。百色起义这张广西的历史新名片,也是需要不断地擦亮的。擦亮百色起义这张历史新名片,有两方面的思路,一是把百色起义放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进程中去考察。百色起义不仅包括龙州起义,而且要以它代表反映整个广西在中国新民主义革命进各中的地位和贡献,不仅要反映以邓小平为代表的在广西战斗的中国共产党人丰功伟绩,更要反映和学习他们为中华民族复兴的艰苦奋斗精神和无私奉献品格。二是把百色起义放在中国近代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去考察,要把百色起义与太平天国起义、中法战争、两广大革命以及李黄白等历史旧名片联系起来进行研究,以反映和突出广西在中国近代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中的文化特征和历史贡献。


  第二、擦亮广西的历史旧名片。上面讲到,要把百色起义放在中国近代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中去考察。百色起义是广西的历史新名片,但与太平天国起义、中法战争、两广大革命以及李黄白等历史旧名片有内在的历史联系,也就说百色起义研究要与近代中国广西所发生的重大事件、人物联系起来进行全面的历史的研究,特别要与李黄白联系起来进行研究。通过这种研究一方面更加突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位和作用,另一方面也给李黄白等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以应有地位,也就是说,要擦亮广西历史的旧名片。这种研究的最终目的,是形成在中国共产党广西自治区党委和自治区政府领导下,利用全世界的广西籍人力、资金、技术资源建设21世纪的新广西。


  第三、要以中国后花园的大思路,进一步擦亮桂林这一广西的地理名片。广西的山海江河、风土人情,气候物产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又没有地震,完全可以成为中国的后花园。邓小平1930年1月在香港讨论广西问题时,有一名言:“在右江方面,发动工作的准备都好,以后在各方面的策略如能运用得好,将来前途是很可乐观的。”套用小平的话,广西各方面的条件都好,策略如运用得好,将来广西的前途是很能乐观的。


  第四、要以建立东南亚经济文化圈的大思路,擦亮东盟贸易洽谈会这张国际名片。广西是中国东南沿海部的尾,是大西南出海的头。浙江有华侨优势,福建有台湾可利用的条件,广东有香港、澳门可借用,广西有背靠大西南,面向东南亚的优势。广西一定要有建立东南亚经济文化圈的大思路、大举措。邓小平当时讲,左江发动刻不容缓,要以左右江取得联系,以推向湘、粤边,以造成与朱毛会合的前途。今天,我们要以广西为基础,推向东南亚,以造成东南亚经济文化圈的前途。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游客 在 2018/10/28 发表
点击发表评论...
游客 在 2018/10/20 发表
点击发表评论...
游客 在 2018/8/7 发表
QX7jQR http://www.LnAJ7K8QSpfMO2wQ8gO.com
更多评论>>
关于我们意见反馈帮助中心免责声明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联系邮箱:gxi@zwbk.org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线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证090285号